奶奶的星星

色废手残不会产粮
超级杂食

在抽屉里翻出了两张完全没印象了的摸鱼

唯有一段没证见的是非,无形影的风波,青岑可浪,碧海可尘,往往令人趋避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阿英《袁中郎做官》

我哭了,我太废了

找到了一些以前写生的画,很开心